746

旧爱

旧爱

  • - 潘高峰 收藏TA
  • 发行时间:2019-08-07     
  • 发行公司:麦田音乐
  • 专辑介绍: “灵魂访客”潘高峰唱《旧爱》,是对时间的责怪华语乐坛有一枚低调的“灵魂访客”,他就是唱作才子潘高峰。你可能没有听过潘高峰,你也可能在他为别人的创作和制作中听过潘高峰,他沉浸在自己钟爱的Future Funk和City Pop,音乐别具一格,现在有一个了解他自己和他所沉迷的音乐风格的机会,就是新歌《旧爱》。“旧爱”可能是最爱,“复古”也可以成为潮流;“旧爱”可能是一个人,一段情,一层过往,但也可以是一种情趣,一种喜好,一种语境;“复古”可以是怀旧,是追寻,是耽迷,但也可以是执念,是创新。潘高峰是1986年生人,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,正是Funk音乐在欧美大行其道的时候,伟大的Motown唱片孕育出伟大的Jackson 5和Michael Jackson,此外还有伟大的James Brown和Prince,耳濡目染中,这种音乐穿越时空,成为遥远的东方一个北京少年的“旧爱”。经历够《中国好歌曲》的《节奏爱》,经历过张亚东发起的《Stage舞台》,潘高峰已经发行了两张个人专辑,并且签约到老狼执掌的“麦田音乐”,第三张完整的录音室专辑正在筹备中,而《旧爱》,即是新专辑的先行曲目。潘高峰说,新专辑最早的定名叫Vintage Love Story,也就是“复古爱情故事”,因为所有的歌都是围绕着复古、时代和爱情的主题而谱写,这是他最擅长的音乐类型和创作方式,而这种对复古或者说往日的追寻不单单是在音乐的音色和编曲上,更重要的是一种对单纯和执着的追求。单纯和执着很重要,而Funk就是最需要这两种最根本的机能,如果你听一下《旧爱》这首新歌,你会发现词曲、编曲、制作,包括吉他、贝斯、键盘等乐器演奏、采样都是潘高峰一个人完成,这是何等的单纯和执着?如果你熟悉潘高峰之前的歌曲,可见他创作和录制工作也都是自己完成,堪称“一个人的乐队”,除了乐器几大件的十八般武艺,也需要超强的领悟力和融会贯通,用他自己的话说,毕竟创作是一项非常个人化的工作,《旧爱》这首歌所涉猎的乐器以及风格恰好都还在自己擅长的范围里,一气呵成下来非常顺利的。如果你仔细看了《旧爱》的MV,就会发现特别把场景穿越回1986年,而Jackson 5的元素频频出现,潘高峰说为了这首歌的呈现,在音色的挑选上特意选择了非常老的元年Fender Twin Reverb和元年的AC30音箱来录制,甚至还特意购买了Yamaha DX和Roland juno106这样的元年合成器来达到那个真正老音色的质感。《旧爱》的MV是由中国摇滚乐先驱侯牧人的女儿侯祖辛执导,在剧情中设计了一个海报,由潘高峰最喜欢的音乐人或者乐队,并且海报上的人最终可以在梦境里替换为MV中演员所组建的乐队人物,潘高峰最喜欢的音乐人其中就有Michael Jackson,而他的童年有Jackson 5正好就拿来作为“回到现实”部分的本体,最代表了潘高峰的梦想与回忆。这个MV的设计非常精妙,一开始可能认为是一个“邂逅旧爱”的爱情故事,巧合的是侯祖辛和潘高峰同龄,不仅是侯牧人的女儿自己也玩音乐,所以更能志趣相投,所以《旧爱》的MV虽然只有短短5分钟,却是一个完整的故事,有非常情绪的故事线和意象设计。《旧爱》不是狭义的“好久不见”,潘高峰所讲述的故事更多的是关于时间和自己的关系,关于困惑和愿望。“旧爱,是对时间的责怪”、“如果能够重来,我想选择旧爱”,其实无论“旧爱”还是“复古”,说到底都是对现实的不满,无论是人或物,都曾经爱过,但当下已不再。潘高峰说虽然玩的是看起来时髦的Funk,但实际上自己是一个“老派”的音乐人。老派并不一定代表守旧,只是经典的影响太过深远,“创新不应该是盲目的和表面的,应该是有根基的去表达和呈现”。但现在这个世界变化的速度太快了,在娱乐和商业精神的爆炸下,越来越多的碎片化挤压,《旧爱》真的太需要傻傻的又执着的纯劲儿。谁会不想念“旧爱”呢?“如果上苍能够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”说起来已经陈词滥调,但这个念头仍旧在无数人心头闪回,“如果能够重来”或者“午夜梦回”,宁愿带着记忆去穿越、去弥补、去享受、去改变。出于这种执拗,潘高峰和侯祖辛在《旧爱》的MV中埋了两个彩蛋,一个是开篇的英文对白,来自库布里克的《2001:太空漫游》里HAL9000机器人的台词,大意是机器人不会犯错,之前也发生过类似的错误,都是人类自己导致的。第二个是最后的副歌里有一句“Back to the future”中译为“回到未来”,关联了这首歌的风格Future Funk中的“Future”,同时作为一部同名电影。是啊,如果真有时光机,你会对“旧爱”说什么?不如我们重头来过,还是相见不如怀念?《2001:太空漫游》有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,也有Pink Floyd;《回到未来》有Michael Jackson,也有Eric Clapton,音乐始终是最可持重的叙事烘托。即便是谁都没有办法战胜时间,但是爱音乐的人却可以通过音乐重温“旧爱”,在音乐中“拥抱儿时的海”。时间穿越到1986年,潘高峰刚刚出生;时间穿越到2003年,他开始组乐队,从那个时候就开始玩儿Funk;再穿越到2010年,被张亚东老师选中参加一张音乐合辑的录制,开始转型成唱作音乐人和制作人。潘高峰说玩了16年乐队下来,发现身边一起坚持玩音乐的人会越来越少,大家也都越来越忙,为了生活而奔波,乐队成员的更替越来越频繁,逐渐变成了雇佣制。出于成本和时间的问题,潘高峰练就了现场一把吉他玩Loop的本领,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本身也是“对时间的责怪”。但时间毕竟留下了“旧爱”,也留给潘高峰“一个人乐队”的三头六臂。在音乐中,他可以肆意穿越,可以执着追寻,在这个走丢的年代重塑自我。正是因为这份单纯和执着,潘高峰的音乐越来越扎实,并且吸引到老狼的注意,去年八月获邀签约到太合音乐旗下的“麦田音乐”。Funk和民谣本来是相差很大的类型,但老狼和潘高峰,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,更多的是彼此的欣赏、信任以及音乐上的尊重。潘高峰说在专辑筹划之初和老狼开会,他唯一的建议就是不需要考虑太多,放手去做喜欢的音乐,尽兴的音乐。潘高峰说自己不是高产的音乐人,这十多年的创作方式多是自然而然有感而发,老狼的信任反倒是给了他责任感和使命感,可以更集中去构建专辑的概念性,激发出自己的创造力和表达能力。《旧爱》只是开始,新专辑即将在十月发行,希望能给这个时代带来一些不一样的声音和感动。相信潘高峰可以,相信《旧爱》可以。把美好留给《旧爱》,“旧爱”也可以是未来,追寻“旧爱”就是追寻未来。因为单纯和执着,我们相信未来。 更多>

    “灵魂访客”潘高峰唱《旧爱》,是对时间的责怪

    华语乐坛有一枚低调的“灵魂访客”,他就是唱作才子潘高峰。

    你可能没有听过潘高峰,你也可能在他为别人的创作和制作中听过潘高峰,他沉浸在自己钟爱的Future Funk和City Pop,音乐别具一格,现在有一个了解他自己和他所沉迷的音乐风格的机会,就是新歌《旧爱》。

    “旧爱”可能是最爱,“复古”也可以成为潮流;“旧爱”可能是一个人,一段情,一层过往,但也可以是一种情趣,一种喜好,一种语境;“复古”可以是怀旧,是追寻,是耽迷,但也可以是执念,是创新。

    潘高峰是1986年生人,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,正是Funk音乐在欧美大行其道的时候,伟大的Motown唱片孕育出伟大的Jackson 5和Michael Jackson,此外还有伟大的James Brown和Prince,耳濡目染中,这种音乐穿越时空,成为遥远的东方一个北京少年的“旧爱”。

    经历够《中国好歌曲》的《节奏爱》,经历过张亚东发起的《Stage舞台》,潘高峰已经发行了两张个人专辑,并且签约到老狼执掌的“麦田音乐”,第三张完整的录音室专辑正在筹备中,而《旧爱》,即是新专辑的先行曲目。

    潘高峰说,新专辑最早的定名叫Vintage Love Story,也就是“复古爱情故事”,因为所有的歌都是围绕着复古、时代和爱情的主题而谱写,这是他最擅长的音乐类型和创作方式,而这种对复古或者说往日的追寻不单单是在音乐的音色和编曲上,更重要的是一种对单纯和执着的追求。

    单纯和执着很重要,而Funk就是最需要这两种最根本的机能,如果你听一下《旧爱》这首新歌,你会发现词曲、编曲、制作,包括吉他、贝斯、键盘等乐器演奏、采样都是潘高峰一个人完成,这是何等的单纯和执着?

    如果你熟悉潘高峰之前的歌曲,可见他创作和录制工作也都是自己完成,堪称“一个人的乐队”,除了乐器几大件的十八般武艺,也需要超强的领悟力和融会贯通,用他自己的话说,毕竟创作是一项非常个人化的工作,《旧爱》这首歌所涉猎的乐器以及风格恰好都还在自己擅长的范围里,一气呵成下来非常顺利的。

    如果你仔细看了《旧爱》的MV,就会发现特别把场景穿越回1986年,而Jackson 5的元素频频出现,潘高峰说为了这首歌的呈现,在音色的挑选上特意选择了非常老的元年Fender Twin Reverb和元年的AC30音箱来录制,甚至还特意购买了Yamaha DX和Roland juno106这样的元年合成器来达到那个真正老音色的质感。

    《旧爱》的MV是由中国摇滚乐先驱侯牧人的女儿侯祖辛执导,在剧情中设计了一个海报,由潘高峰最喜欢的音乐人或者乐队,并且海报上的人最终可以在梦境里替换为MV中演员所组建的乐队人物,潘高峰最喜欢的音乐人其中就有Michael Jackson,而他的童年有Jackson 5正好就拿来作为“回到现实”部分的本体,最代表了潘高峰的梦想与回忆。

    这个MV的设计非常精妙,一开始可能认为是一个“邂逅旧爱”的爱情故事,巧合的是侯祖辛和潘高峰同龄,不仅是侯牧人的女儿自己也玩音乐,所以更能志趣相投,所以《旧爱》的MV虽然只有短短5分钟,却是一个完整的故事,有非常情绪的故事线和意象设计。

    《旧爱》不是狭义的“好久不见”,潘高峰所讲述的故事更多的是关于时间和自己的关系,关于困惑和愿望。“旧爱,是对时间的责怪”、“如果能够重来,我想选择旧爱”,其实无论“旧爱”还是“复古”,说到底都是对现实的不满,无论是人或物,都曾经爱过,但当下已不再。

    潘高峰说虽然玩的是看起来时髦的Funk,但实际上自己是一个“老派”的音乐人。老派并不一定代表守旧,只是经典的影响太过深远,“创新不应该是盲目的和表面的,应该是有根基的去表达和呈现”。但现在这个世界变化的速度太快了,在娱乐和商业精神的爆炸下,越来越多的碎片化挤压,《旧爱》真的太需要傻傻的又执着的纯劲儿。

    谁会不想念“旧爱”呢?“如果上苍能够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”说起来已经陈词滥调,但这个念头仍旧在无数人心头闪回,“如果能够重来”或者“午夜梦回”,宁愿带着记忆去穿越、去弥补、去享受、去改变。

    出于这种执拗,潘高峰和侯祖辛在《旧爱》的MV中埋了两个彩蛋,一个是开篇的英文对白,来自库布里克的《2001:太空漫游》里HAL9000机器人的台词,大意是机器人不会犯错,之前也发生过类似的错误,都是人类自己导致的。第二个是最后的副歌里有一句“Back to the future”中译为“回到未来”,关联了这首歌的风格Future Funk中的“Future”,同时作为一部同名电影。

    是啊,如果真有时光机,你会对“旧爱”说什么?不如我们重头来过,还是相见不如怀念?《2001:太空漫游》有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,也有Pink Floyd;《回到未来》有Michael Jackson,也有Eric Clapton,音乐始终是最可持重的叙事烘托。即便是谁都没有办法战胜时间,但是爱音乐的人却可以通过音乐重温“旧爱”,在音乐中“拥抱儿时的海”。

    时间穿越到1986年,潘高峰刚刚出生;时间穿越到2003年,他开始组乐队,从那个时候就开始玩儿Funk;再穿越到2010年,被张亚东老师选中参加一张音乐合辑的录制,开始转型成唱作音乐人和制作人。潘高峰说玩了16年乐队下来,发现身边一起坚持玩音乐的人会越来越少,大家也都越来越忙,为了生活而奔波,乐队成员的更替越来越频繁,逐渐变成了雇佣制。出于成本和时间的问题,潘高峰练就了现场一把吉他玩Loop的本领,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本身也是“对时间的责怪”。

    但时间毕竟留下了“旧爱”,也留给潘高峰“一个人乐队”的三头六臂。在音乐中,他可以肆意穿越,可以执着追寻,在这个走丢的年代重塑自我。

    正是因为这份单纯和执着,潘高峰的音乐越来越扎实,并且吸引到老狼的注意,去年八月获邀签约到太合音乐旗下的“麦田音乐”。Funk和民谣本来是相差很大的类型,但老狼和潘高峰,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,更多的是彼此的欣赏、信任以及音乐上的尊重。

    潘高峰说在专辑筹划之初和老狼开会,他唯一的建议就是不需要考虑太多,放手去做喜欢的音乐,尽兴的音乐。潘高峰说自己不是高产的音乐人,这十多年的创作方式多是自然而然有感而发,老狼的信任反倒是给了他责任感和使命感,可以更集中去构建专辑的概念性,激发出自己的创造力和表达能力。

    《旧爱》只是开始,新专辑即将在十月发行,希望能给这个时代带来一些不一样的声音和感动。相信潘高峰可以,相信《旧爱》可以。把美好留给《旧爱》,“旧爱”也可以是未来,追寻“旧爱”就是追寻未来。

    因为单纯和执着,我们相信未来。

专辑歌曲

( 1 )
\site\layout\footer\footer_taihe.html.tpl